晚来风 晚来风(1)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沉浮 > 晚来风 >

晚来风(1)

晚来风(1)

发表时间:2019-01-24 08:34:26 作者:流金异乡人

  

晚来风12008年02月11日01:23

  “不要再来找我了,求求你,不要…为什么要来找我?为什么?我早就不爱你了,你知道我不能爱你的,为什么还要来,为什么?”飞雪声竭力嘶地喊着,用力挥动着手臂,想挥去眼前这张男人的脸。

  “我出现是因为你爱我。”男人低沉地声音。

  “你知道吗,爱就是爱,不是你说能就能,你说不能就不能的”他轻轻地笑了,“那过往的一切,你能忘得了吗”?

  “能,我能。我早就忘记你了,我不爱,不爱……”飞雪泣声说答,竭力的摇着头。

  “是吗?是真的忘记了吗?”男人戏谑地看着她,唇边掠过一抹嘲弄的笑意。

  “你真的能忘记那些美好,那些甜蜜,那些意乱情迷时所遗下的种种爱的痕迹吗?你能忘吗?你的付出,你忘得了吗?”他轻淡的说,声音中没有一丝的重量“知道吗?雪儿,今生你注定是我的女人,无论是怎样的不愿想、不敢想、不该想,无论你走到那里,什么时候,你都不可能忘得了我,你依旧是我的女人,你明白吗?”

  “不,我不是,我早已不是了,我忘了,我真的已经忘了,只要你不再出现,我会过得很好,我会……。”

  “真的吗?你会很好?是这样好吗?”男人的脸瞬间贴近了,脸上一片灿烂的笑容。飞雪呆住了,看着眼前这张灿烂的脸,一时竟有些失神。

  男人再次笑了,笑容中那份嘲弄的意味加深了“雪儿,你以为是我不放你吗?”他深深地看着她“我告诉你,不是!其实我从来没有强迫过你分毫,一直以来都是你自己放不过自己。不是我用爱禁锢了你,而是你的心早已划界为牢!你的心早已被你的爱囚禁了,所以我才会出现,懂了吗?”淡淡的笑意在他眼中流淌…,而他的面孔也在这份淡淡的笑意中慢慢地消失…

  “不会,我不会这样,我不会,不会……啊……”一声惊呼……飞雪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脸上淌满了泪。她从床上起来,下意识的搜索着房中的每一个角落,检查家中的每一个地方。“他,没来,没有他,他不在。”毫无意识的,她松了口气,喃喃自语,虚弱地滑坐在地板上,泪水又一次打湿了她的脸。

  梦魇,梦魇,何时是尽头?

  象每一个星期六的早上一样,七点正,飞雪准时走出了家门。去附近的公园散步。飞雪喜欢那座公园,在她的眼中,那是一座充满忧郁色彩的公园,大树林立。由于离市区有一定的距离,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游客,幽幽深深的,别有一翻哧道,颇得飞雪的喜爱。尤其,那里有一种自在的恬静感觉,总是让人不知不觉中会忘记周围的一切。因此,自搬来这里住后,每个周末飞雪都会到这里来散步,这已成了她的习惯之一。深秋的早晨,阵阵寒意,落叶铺满了林荫小道。远处的山边似有一层薄薄的云雾,笼罩着漫山遍野的黄。

  裹了裹身上的风衣,飞雪感到了些许的寒意。真的该穿毛衣了,她叹了口气在心里对自己说。飞雪不喜欢毛衣,嫌它雍肿,每到穿毛衣的季节,她总是尽可能的拖延。她喜欢衬衣,各种颜色的衬衣。纯色,配风衣,就象今天,可是会冷,但她并不在意。

  秋天是落寞的,黄叶翻飞,万物萧索,似无穷无尽的寂寞从四周袭来,逼得人毫无半点藏身之处,可是这样的季节是适合孤独的。飞雪暗暗想着,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她,喜欢秋天。

  佟立开着车漫无目的在街上闲逛着,对他来说,这真是一个恼人的秋天。

  这几天,他的心情简直是糟透了。先是莫名其妙地谈崩了一单早已谈好的生意,紧接着又不知为什么,又糊里糊涂同云拙吵了一架,昨天本想找路中晚上一起出去喝酒好发泄一下心头的郁闷,可没成想这家伙又莫名其妙地玩起了失踪――出去旅游了,而且这次居然过分地连声招呼都没和他打,如果不是佟立找他,他根本不可能知道路中在一个星期前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而且去向不详。这下子真把佟立气坏了。原本他的心情就不好,又碰到这样的事,真是越想越不爽,越想越气。翻腾了一整夜,他决定终于今天去爬山,放松一下心情,好把这些不愉快的事统统忘掉。

  听着音乐,开着车,佟立的心情渐渐地有了些好转,气也慢慢的平了下来。想想公司里的一大摊事,还有路中走后,他公司的那些破事,佟立无奈地叹了口气,老实人终归是要受气的,这个道理古今皆然。看来,他佟立天生就是这种劳碌命,没办法,还是回去看看吧,不然他根本放不下心。想到这里,佟立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看前面,准备调头…

  忽然间,在他前方左侧出现的一张脸深深地吸引了他的视线…,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恍然间,佟立有种被雷电击中的感觉,一股电流瞬间通遍全身。这样的孤独,这样的迷离和……绝望。对,没错,就是绝望。可是,这种神情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如此年轻的女子的脸上呢?佟立感到莫名的困惑。不自觉地他把车开到了她的面前。

  飞雪正无意识的走着,思绪漫无边际的遨游,突然一辆车停到了她的面前。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开车的人,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张异样俊朗的脸,充满了感性。飞雪不由得怔了一下,有些惊讶,但随即她便静默了,静静的等待着对方自动离开。而此时,不知被什么盎惑了的佟立却不受控地下了车,径自走到了飞雪的面前,呆呆地看着她。

  飞雪的视线不由得投向了佟立的眼睛,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想做什么?却意外地发现佟立正用一种炽热地眼神盯视着她,眼神中充满了热烈。飞雪不禁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现在还会有男人对自己感兴趣吗?她有些诧异的想,颇有些自嘲的笑了。

  “和我一起爬山好吗?”,傻愣愣地站了半天,佟立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思绪。傻傻地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刚说出来就后悔了。“真傻”他暗骂自己。

  “爬山?和你?”飞雪淡淡地笑了,带点嘲弄。

  “先生,你可能找错对象了。我想,如果你的确是想爬山的话,应该是和朋友一起去,而不是在大街上,用这种方式和女人搭讪。我说的,对吗?”她礼貌地看着他回答。说完,不待佟立反应过来,她已若无其事地绕过他,径自走了,只留给佟立一个穿着风衣的、迷离的背影,象迷!

  佟立有些痴了,呆呆地站在原地,他的心象在擂鼓,一下一下不停地撞击着,击得他浑身发热,满面通红。那个女人的每一个字都无意识的加速着他的心跳,令他不能自已。这一瞬间,他忽然觉得自己——无限幸福。

  这是一座大型的写字楼,位于市中心地带,许多知名的贸易公司都将自己的公司本部设在此处。

  上午9点,佟立准时走进佟氏贸易公司的大门。这是一间中型的贸易公司,以代理电子原配件为主要业务。八年前佟立留学回国后,无意于职场中打拼地生涯,于是向父母借钱创立了这家公司,如今已初具规模。

  经过了两天的休息,佟立感觉自己精神了不少,暂时抛开云拙和路中的事不去想,他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只是上山路上遇见的那个女人,却让他念念不忘,无限神往。两天来,那个女人的身影不时的闪现在他的脑海中,驱之不去,佟立不禁有些怀疑,怀疑自己是否遭遇了爱情。

  走进业务部的经理室,佟立一眼就看见肖红——自己的得力助手正趴在桌上埋头苦写。肖红来公司已经五年了,业绩显著,几乎从未有过休假的记录。佟氏公司每年有一半的生意都是由她签回来的,佟立曾戏言“肖红是佟氏公司的半壁江山”!由此可知,他对肖红的倚重,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肖红生出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情,拼命地工作,以至于年近30还没有男朋友。

  她太忙了,忙得根本没有时间去经营自己的感情。对于这样的手下,佟立一贯保持着大度和宽容。此时,肖红正全神贯注地和一组数据较劲,压根没有留意到佟立进来。

  “肖红”佟立径自敲了敲办公桌。肖红吓了一跳,紧接着抬起了头“老板,下次可不可以先敲下门,”她不满地说。“你吓了我一跳。”

  “敲门?我敲了两次门了,是你没听见”佟立笑着回答。

  “有什么吩咐?”

  “哦,也没什么。我只是想问问和海天公司的那笔生意进行的怎样了,还有,你去的时候见到云拙没有,那小子有没有找我?”佟立颇有些关心地问。

  “生意进行得很顺利!至于云总,这几天我没见过他,他好象没在公司。倒是另外一位云总说想请你去一趟,我还没来得及跟您说。”肖红回答。

  “你是说云海?”

  “是。”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时间?”

  “他说随您的时间”肖红答。

  “知道了。”佟立转身走出肖红的办公室。心里却感到有点奇怪,云海很少直接打他,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可是会是什么事呢?他想不出。对了,这几天好象没有云拙的消息 难道……是他出了什么事吗?想到这里,佟立一惊,连忙拔通了云海的手机:“大哥,你找我?”

  “是!你现在有没有时间,能不能来家里一趟?”电话里传出云海略显疲惫地声音,有些哑。

  “现在?”

  “对,现在”

  佟立没有再多问。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好的大哥,我马上到”。

晚来风

晚来风

  • 评分:9
  • 简述:官场沉浮
  • 字数:137688
  • 作者:流金异乡人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

Copyright © 2010-2018 茂多晶小说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