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江湖中 第一章 倒霉地开始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武侠 > 恶搞江湖中 >

第一章 倒霉地开始

第一章 倒霉地开始

发表时间:2019-01-21 20:05:35 作者:矛矛盾盾

“唉。。”余杰郁闷地一把推开房门,手里的公文包脱手而出,整个人就栽在了床上。 如果有灵异人士在此,便能看到余杰的头上有着三条丰满的鱿鱼在转圈,一片的黑线在漂,不要问我丰满的鱿鱼是什么样,要问就去问鱿鱼去。

“又被炒鱿鱼了。。唉。。我讨厌鱿鱼,特别是那丰满的鱿鱼呀!!”余杰仰面大喊。

一翻身,发现QQ头像变成了一喇叭的图样,无聊的点开系统消息来。

“《武侠》剑气书香2群通过了您的申请请求!”

“剑气书香?这是个毛群啊?看看热不热闹去!”余杰翻身一起,将丰满的鱿鱼扔掉,拿起鼠标便点。

点开剑气书香这个群,然后。。。然后电脑卡机了。。

“我日,不会是病毒群吧!郁闷!”余杰恨恨地说道。

突然,电脑恢复正常,突然跳出一个对话窗口来,上面有着一句话。

《傻瓜,你中招啦》六个大字带一标点符号被一圈的。。。呐尼!一群的女人围着,而在这句话的下面,站着燕霜菲。

别问余杰为什么知道那是燕霜菲,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到燕霜菲后面飘散披风上的五个字:我是燕霜菲。

接下来,一阵强光从电脑屏幕上爆发,席卷了余杰。

余杰大喊:“尼玛不是病毒去啊!是女子炸弹小组呀!!我去。。。”

再然后,强光消失,余杰果然去了。。。

“嗯。。有暗器!哼!”阿佐的灵觉突然有用起来,左手向上一带,接住了那天外暗器,潇洒的一转身,然后。。。

一股流水喷出,正中摆poss中的阿佐的脸。

“噗!”阿佐吐出一口水来,“怎么有股尿臊味。。。妈呀,这是什么东东!!”

阿佐此时看清了手中的暗器本来面目,竟然是一小小婴儿。。。

“竟然是婴儿,那刚才的水。。。我的天呐,童子尿!”阿佐顿时一阵阵地崩溃。

遭遇女子炸弹组的袭击后余杰眼前一黑,等能看清的时候,顿时惊呆,在他的眼前,朵朵白云漂,而他比白云还要漂,漂过了一只鸟,两只鸟,三只鸟。。。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开始了如同蹦极的旅程。

当余杰被阿佐暗器接住后,整个人昏昏晕晕的,他做了一个梦,他竟然变成了一个小婴儿,然后尿了一泡尿,那泡尿很准确的命中了一个自以为很帅的中年怪大叔。。。

阿佐看着怀中的小婴儿,突然很迷茫了,他二十岁出道江湖,闯荡江湖二十年中,虽然有几位红颜知己,奈何自经那事之后,他也就灰心丧意了,他曾经想过,也许自己就不会有孩子了,可是,现在他看着怀中的小孩,一个念头突然升起。。

天将降孩子于人也,必先尿之其身也,这孩子与我有缘哪,我就收了。

心中想着,阿佐一猫身子尽量将余杰挡着,然后一双眼睛四处乱转,见没有人注意到,顿时脚底抹油,身形一动,展起轻功,凌空虚跨,几个闪烁间,便已消失此间。

没能搞清状况的余杰就这样被一点没有打算替他调查身世的阿佐给拐跑了,只因那厮太果断。。。。

阿佐经过了几天的风尘仆仆,终于赶回了他与几位同道隐居的隐龙谷了。

隐龙谷处于唐国南部,在天龙群山之中,不知路难以入谷,而阿佐能够找到隐龙谷这处密地,还是全靠了廖暮这个大书呆子观着星相,踩着猫步,一下下算出来的。

阿佐施施然进谷后,便见一群鸡昂首挺胸地走过,头鸡扭头轻蔑地看了一下阿佐,然后一甩脖子,彻底地无视掉阿佐,领着他的鸡民们走了。

阿佐好似习惯了被一群鸡无视了,只是恶声恶气地咒骂道:“这群该死的鸡,你以为有廖暮罩着就敢无视我了!哼,迟早煮了你!”。。

渐向谷内深处行去,路两旁的花渐渐多了起来,愈深愈艳,但闻香气四溢,随后更是见一花圃藏于深山隐谷中,千奇百艳,玉蝶纷纷,百花丛中过,佳人立其中,一千娇百媚的女子在花丛中提壶洒水。

“嘿!莫离,老子回来了,来,这小东西先给你了哈,回头和廖暮也说一声。”阿佐跑到女子面前一把把余杰塞到了女子的怀里,“我得赶紧去喝两杯了,跟残魂打的那一架,把我带出去的仙人醉都干掉了。。”

话音未落,阿佐已消失在谷中深处,只留下了尚在发愣状态下的莫离和一个正在急着揩油的小孩子,是的,揩油,一个小孩子在揩油,余杰不断地把头往莫离的怀里拱啊拱,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好大好软,我再往里拱拱。。。

莫离虽然也感到有个小东西一直往自己的圣女峰上蹭啊蹭的,但毕竟也是曾经历过的人了,余杰的揩油在她的眼里就是孩子调皮的撒娇。

“呵,这个小东西,真可爱!”江湖人称冷面修罗的莫离此时也笑了,伸出一根芊芊玉指轻轻地碰着余杰的小鼻子,而余杰也睁大了自己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看着莫离,心里默默地说着,好一个风韵犹存的少妇啊,好大好软,大爱穿越。。。

莫离也转身走向谷内深处,她也一点也没去想孩子的的来历,她知道喝醉的阿佐是很正常,而很久没喝酒的阿佐,正常那是完全不可能的,莫离相信此时的阿佐就是不知所谓的混蛋。

莫离行进隐龙谷深处,迎面是三间草屋,一间草屋还未靠近便有着一股浓烈的酒味传出,一间草屋的门上还挂着一道牌子,牌子上书夜暮居三个大字,第三间屋子的屋体四周爬满了青藤,而藤上也开着花儿朵朵。

莫离直奔夜暮居而去,她要和廖暮好好规划一下这个孩子的养成计划,至于阿佐,她根本不指望这个只会喝酒的混蛋能干点什么。

“此子骨骼惊奇,当是一练武的好苗子啊,而他眼中神光湛湛,一看便知其头脑灵秀呀!”廖暮看到余杰后,忍不住一顿乱夸啊,噼里啪啦一通说,只听得余杰一阵阵头晕,这厮太话痨鸟。。

“嗯,不知暮大师对这个孩子有什么想法。”想法?不会吧,这个大叔难道有什么不良嗜好。。。

“当然是要好好培养了,嗯,我就教他识字教他做人的道理,等他长大了,莫离你就教他武功好了,至于阿佐,直接无视他,等小孩学武有成了,让他传两手绝学好了!”廖暮慢条斯理的说道。

“嗯,这样也好,给孩子起个名字把!”莫离接受廖暮的意见。

“名字吗,这得好好想想,且让老夫好好想想,为他寻出一好名来。”

“不用想了,名字我早就想好了!”阿佐满身酒气,拎着个酒坛子出现在夜暮居门前。

“他是老子带回来的,得跟老子姓,就叫他佐。。罗!!!”说完这句话,手中酒坛一松落在地上,而人却一头栽倒于地,姿势之熟练令人惊叹。。。

佐罗,佐罗你妹呀,余杰听了阿佐给他起的名字,眼珠子翻了又翻,终于受不了打击,晕了。。。

悠悠醒来,余杰泡在一盆水里,水作青粉色,散发着一股清幽淡雅的花香味,余杰能感觉到水中一丝丝清凉直往身子里钻,爽极了。

“呼、、”余杰轻轻呼出一口气,小嘴向上一咧,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幼小的身体整个浮在了水面上。

站在洗澡盆外的莫离看着盆内的余杰,脸上不带一分神色,默然以对,从旁边的桌上拿了一个赤色玉瓶,轻轻摇了摇,拔开瓶塞,一股辛辣味道从瓶中袅袅而起,纤手威斜,便有乳白色的液体从瓶口流下,流入了洗澡盆内。

液体与花香水一碰,整个水面猛然泛起了泡泡,原本青粉色的水迅速发生变化,由青粉向赤红急剧转变,花香味渐渐变得无味,这只是表面的现象,而内在的实质,就让我们看一下余杰小童鞋吧。

好热好热,本来舒服睡着的余杰瞬间醒了过来,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架在火炉上烤的鱿鱼,马上就要熟了,他赶紧扑腾着自己的小手向盆壁游过去,他要逃出去,希望就在眼前!

余杰睁着自己的一双小眼睛,手脚并用,拼命扑腾,他马上就能逃出这个跟火炉的地方了,希望就在眼前,可是眼前突然一黑,余杰陷入了黑暗与火热当中、、、、

莫离看到余杰要跑,哪能容他,要知道这盆天宝补体液的配置可是不易,人一辈子也就能泡一次,最好的浸泡的时候就是刚出生的孩子了,余杰的根骨本就极佳,如果再经天宝补体液一泡,那更是能脱胎换骨、往生极乐。反手一提,莫离拿起立在一旁的圆形木板,有着十几气孔洞,冲着澡盆便盖了上去,严丝合缝。

年幼的余杰虽然被断定天生根骨极佳,但可没有天生神力一说,沉重的木盖盖上,余杰想要顶开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前路已绝,余杰鼻头一酸,哇哇地大嚎起来,热死老子啦,妈妈,妈妈救我呀、、、

莫离虽被称玉面冷罗刹,但听着那么幼小的声音,心中大是不忍,重重地叹了一气,转身飘然而去,白衣胜雪,黑丝如幕。

莫离不担心余杰会沉到水底憋死,因为水中含着灵气,沉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莫离也不担心余杰会因为喝太多的水撑死,因为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如果余杰知道莫离心中的想法,一定会破口大骂,直觉,去他妈的直觉,老子的直觉感觉自己要热死在这里,老子直觉准得就像是曾经祖国的足球永远那么臭一样。

可惜这一切,莫离不知道,余杰同样不知道,他只知道越来越热,身体越来越重,扑腾都有点扑腾起来了,眼角的液体已经分不清是水还是泪了、、、

三个时辰后,房内再次出现莫离的倩影,打开木盖,本来慢慢一盆的水只留下底下那浅浅的一层,而余杰就那么直挺挺地躺着,四肢大张,细细一听,余杰的小嘴里还传出轻轻的打鼾声。

将余杰从水里抱了出来,仔细地给他擦拭了身体,莫离随手捏了捏余杰稚嫩的胳膊小腿,很是满意,自言自语着,“倒是泡出一身铜皮铁骨!”

哗哗地水声传来,躺在莫离闺床上的余杰费力地睁开小眼睛,眼前有一佳人,罗纱半下,凝脂玉体,余杰激动地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大眼睛望去,乍见一袭罗衣飘然而来,将余杰轻轻盖下、、、

余杰狠呐,为神马要穿越?为神马穿越了没有异能?为神马不能变成supuerman?为神马没有异能透视眼?为神马不让老子看看衣服外面的春色?为神马为神马,为神马老子变成了十万个为什么、、、、老子狠呐!

恶搞江湖中

恶搞江湖中

  • 评分:9
  • 简述:经典武侠
  • 字数:187348
  • 作者:矛矛盾盾

余杰在江湖中飘啊飘,荡啊荡,单纯地活在…

Copyright © 2010-2018 茂多晶小说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