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守护 第一章 沧桑一战,失传的掌法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沉浮 > 传世守护 >

第一章 沧桑一战,失传的掌法

第一章 沧桑一战,失传的掌法

发表时间:2019-01-24 08:20:18 作者:子玄青

  由于主角对手的特殊风格,第一章开始的打斗部分有点古代的问道,所以子夜在这里提醒大家,这是一本都市小说!感谢大家!

  傍晚,云京市的天空犹如一层轻纱,月影微露,云烟飘渺。

  在这座城市的一个山巅之上,依晰有着两个惨然不堪的身影。

  “我们都所剩气力不多了,狂宗,不如一招来决生死吧。”中年男子看向对面一身黑色休闲衣的年轻人,嘴角挤出一丝笑容,“今天有幸见到失传已久的‘降龙十八掌’法,可以说此生无憾了。不论结果如何,这都将是我这一生中最精彩的一次战斗。”

  黑衣年轻人擦去嘴角的那丝血迹,缓缓抬起头,目光闪烁了好一阵子终于定静下来,“剑尊言重了,能站在你的对面是我该荣幸才对。既然这样,那就让最后一招来结束吧,只是……我有一个请求……”   中年男子微微一愣,“你说。”

  “如果一招之后,躺在地上的人是我,请剑尊亲手烧掉我的尸体,将我的骨灰洒在松山之上。”年轻人微微一顿,眼中多了一丝异样的光芒,“那是个安静又美丽的地方,在那,能够看见我心爱的女孩儿……”

  “真没想到,威震四方的狂宗也会有着这丝难言的温柔。”中年男子叹息过后,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但如果最终死的是我,我希望你每年的今天,来我的坟前陪我痛饮几杯,可以吗?”

  黑衣年轻人没有犹豫,也点点头。中年男子顿时仰天一笑,豪气盖云,“别犹豫了,狂宗,出手吧!”

  年轻人不再说话,当下一脚踏出,双腿猛力一蹬,高高跃起,腾如空中,他双手向外一划,双臂与身躯的环合间形成了一股强劲的气场。而后气走任督二脉,真气游动开来,双手一扣,将内力聚积于双手之内,这一动作皆在身跃空中已然完成。中年男子抬头看着空中黑衣年轻人那怪异身姿和他比划的一招一式,口中轻轻念道,“莫非这便是‘降龙十八掌’第二式,飞龙在天!”

  在他思索间,年轻人身子倒翻,头朝下,笔直下落并一掌拍出,内力如水波涌动,隐约中看有龙影闪过。中年男子只觉得一股强劲的内力逼胸而来,呼吸越发不畅,当下大脚一跺,地上的一块碎石便迎势而起。他凌空一指,那石子便向上射去,在距离黑衣年轻人身躯两丈之外止住,在两股不俗的内力碰撞中,碎石在空中不停的晃动。

  中年男子此招是以指代剑,以精纯的真气催动着碎石,在其凌厉的剑气下碎石在慢慢像年轻人靠近。一时间空间都产生了些许震荡。

  随着石子碎裂,黑衣男子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倒飞出去,犹如被猛浪袭身,重重的拍落在地上。而中年人则狂退了数步才停止,手臂无力的垂了下去,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长发摆动之间,一双眼睛已然失去了光彩……他是瞬间气绝的。

  年轻人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破碎的衣巾染着大片大片的血迹,他愣愣的望着远处僵直而立的中年男子,深黑的瞳孔在剧烈的收缩……夏末的夜晚已是隐有凉秋之意,风吹进山中,林中树叶沙沙作响。山下一个人影蹒跚走出,是那个黑衣的年轻男子,他伤势破重,后又流血甚多,他也不知这道关口自己能否安然度过,若是过不了,等待他的无疑便是鬼门关了。

  他咬紧牙关,依靠着多年磨练出来的那点意志,穿过了一片又一片的丛林,他真的是筋疲力竭了,脚步一顿,侧耳倾听,四周一片安静,顿时心中微微一松,当他再迈出一步时,只觉得视线模糊,周围的景物在他眼中飞快旋转,使他的身躯开始摇晃。

  黑衣男子吃力的稳住身体,双腿却不受控制的在颤抖,他睁大着眼睛变得呆滞,已经分不清路的方向。一丝鲜血从他嘴角溢出,刹那间世界仿佛变成了灰色,一切皆暗了下来。眼前的树已不再是树,草也不再是草。雾气环绕间,一个窈窕的身影晃动其中,朦朦胧胧看不清面孔……

  “诗月……”他的声音好似从喉咙中挤出,微弱而沙哑,颤抖的右手缓缓的抬起来,向那身影伸去。渐渐地,那窈窕的身影越飘越远,轮廓越来越淡,直到隐退在雾气中。但黑衣男子依然静静的盯着那里,不知什么时候他的眼眶已经湿润了,颤动着的嘴唇像是诉说什么……随着半空中的右手无力的垂下,他整个人也缓缓地倒在地上……

  这位黑衣的年轻人他叫林小凡,一个不知父母是谁的孤儿,多年风雨路途,崎岖辗转,可谓历尽沧桑。与林小凡决战而身郧的那个中年人名叫木夜城,居住于云京的不夜山上,练有一手高超的剑术,在北武修界中被誉为“剑尊”的强横存在。

  林小凡向他挑战绝非名利之争,而是木夜城在一个月前的一次比试中杀掉了一个人,那个人叫陆风逸,是林小凡曾经仅有的几位朋友之一。几年前,当林小凡还是一个呆头呆脑、懦弱不堪的少年时,有几个人正眼看过他,有几个人真心走近他?寥寥无几,大多只会拿他取笑罢了。很多时候,只有在无人的角落里,才能看见他单薄的身影。可想而知,从前的林小凡是多么孤独,多么缺乏关怀。

  他孤独,他自卑,他软弱,他不敢去尝试与外人接触,即便是针对同班同学。就是这样日子,试问朋友对他有多宝贵,友情对他有多重要?就是有着这样的记忆,林小凡如何能忘却那曾经在他无助的时候给过他关怀的人?显然不能的。

  如今,他已今非昔比,就是当代剑尊都奈何他不了,放眼天下,能成为他对手的又有几人?武修一途中,狂宗林小凡之名几乎人人皆知,人人叹之。如今,他……再也不是当年的林小凡了……

  说到与剑尊木夜城决战,除了林小凡对少时友情的怀念,还有一层重要的原因,这么多年了,那个女孩儿清丽纯洁的面孔在他心中一直挥之不去,尽管他一直欺骗自己早已忘记。那是林小凡无法拥有的女孩儿。曾经,她温暖了他孤单的心,她成为了他第一个要好的朋友。在他心里,已然爱上了这个纯洁淑雅的女孩儿,而他自卑软弱的性格决定了他只能默默的去爱,不能说。

  在爱情中,那个女孩选择了一向稳重的陆风逸,林小凡苦涩的心里也在为他们高兴。两个与他最要好的朋友相爱了,他是应该高兴。不过很快林小凡就离开了,他是留下祝福之后走的,他找了理由骗过她们,其实他是怕打扰女孩安乐的生活。这么多年,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度过的,他一想到那女孩正在为陆风逸的死难过,他心中也说不出的难受。双重原因之下,即便是绝顶强横的剑尊他也要战一战!

  其实平心而论,这次陆风逸的死不能全怪木夜城,陆风逸战败后由于接受不了失败还继续追着木夜城不放,坏了比试中的大忌。木夜城算不上一身正气,却是个豪气爽朗的人,最厌恶墨迹的人,于是在不耐烦中一狠心便将陆风逸的性命毁掉。如此,木夜城杀死了陆风逸也便成了不争的事实,不然林小凡也不会在在万分纠结之下依然决定与剑尊木夜城决一死战,乃至最后剑尊身郧,林小凡身受重创,生死不明。   与此同时,远在海关市的一处优雅的别墅内。

  “啪!”坐在沙发上,这位清丽动人的女孩手猛然一抖,手里的茶杯打翻在地,滚烫的茶水溅了她一手,她急忙扑打着双手,痛的她都快滴出眼泪来。

  “怎么了,怎么了月月?”她的父亲急忙走了过来,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红肿的手腕,“怎么那么不小心!”

  这位名叫许诗月的女孩手指紧了紧,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开口道,“没事,一点轻伤而已!”

  其父许东凌看了她一眼,呼出的气像是在叹息,许久才开口,“要是累了,就快回屋休息吧!”

  “嗯。”许诗月表情一顿,然后点了点头,起身上楼了。看着女儿离去的身影,许东凌脑中也陷入了思索。

  回到房间,许诗月走到窗前静静的站立着,紧身牛仔裤裹住她丰满的玉臀也显出了她修长的美腿,素色轻便的小外套紧贴住她纤细苗曼的腰身,她扭头解开了轻柔的发丝使之如青丝般披在肩头,散乱铺开,整个一副美妙靓丽的身躯,展现出一代古质佳人的完美形象。

  许诗月凝视着窗外已是泛黄的院中花圆,幽幽的叹息一声,“这是怎么了,四年了,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幽然,恍然,又已是茫茫然。诗中有言,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传世守护

传世守护

  • 评分:10
  • 简述:官场沉浮
  • 字数:158565
  • 作者:子玄青

当年,他懦弱、自卑、软弱,以致屡受排挤…

Copyright © 2010-2018 茂多晶小说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