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牡丹花 第一章黑斑皇后牡丹的由来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沉浮 > 洛阳牡丹花 >

第一章黑斑皇后牡丹的由来

第一章黑斑皇后牡丹的由来

发表时间:2019-01-24 08:22:44 作者:谈震华

刘宗劲背上行囊,佩着短刀,带着照相机、指南针、地图和简易账篷以及姑父給他的碰到意外急救用的药品、祖传的金针和火罐整装待发,开始了自己的寻梦之路。

火车马上就要开了,姑妈虽然极力克制着,但眼泪还是忍不住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男儿当自强,我总有一天会自立门户的。你应该为我独立走出这一步庆幸才对;”刘宗劲望着姑妈慈祥的脸,笑眯眯地安慰说,“你为什么不高兴一点,祝贺我一定会取得成功?”

“可是凡事总有万一。。。。。。可能是我想得多了一点。”姑妈擦了一下眼泪,勉强地说。“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儿子,今天你能叫我一声‘妈妈’吗?”

“当然可以。”刘宗经点点头,亲切地叫了一声:“妈妈。”

姑妈很感动:“孩子。。。。。。”

他打断她:“妈妈,别叫我孩子,我已经是成年人了。”

“黑斑皇后牡丹虽说鲜为人知,我也不知道哪里会有;”刘桢情不自禁地抚摸了一下侄子的额头,继续说:“但是如果它真的存在的话,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找到。”

“其实我也有过犹豫,但是如今听了妈妈的话,顿时感到一股无穷的热量顷刻灌注到全身。”刘宗劲感激地说。“我这一走,你们谁也不用为我担心,我是吉人天相,上帝会保佑我眷顾我的。”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但始终会心心相应;”姑妈最后意味深长地叮嘱,“记住不管成功与否一定要记住回家!”

“人生就是一个追梦的过程,努力过奋斗过才不至于后悔。”刘宗经拥抱了一下姑妈说:“相信我一定会回家的。”

火车缓缓启动,望着姑妈单薄的身子,随风飘动的头发,刘宗劲不免觉得一丝凉意。随着车轮的“喀嚓”声不断加快,窗外雾蒙蒙一片不尽的情景加速往后退去。他感到惆怅迷茫,开始怀疑起自己:“这次冒险旅程是不是年轻气盛、鲁莽冲动、荒唐的决定?”但是很快又对自己说,“现在已经把自己逼上了梁山,除了坚决走下去没有回头路了。”

经过两天两夜,刘宗劲到达成都;然后换乘长途汽车。

刚从汽车下来就让他领略到了大自然的威力。他走上不到一公里的路程,头顶的阳光就被吞没,乌云密布,白昼犹如黑夜,随即狂风呼啸;雷电大作如同天崩地裂,顷刻,大雨如注。他无处躲藏就钻到一条干涸河谷的桥洞底下;心里还在想:“是不是天气反常,才什么季节,就下起雷雨?”这时他突然听到上面有人在叫他:“小伙子,赶快出来!你不要命啦!洪水来了会把你冲走的!”

他接受劝告赶快出来。原来是几个路过的地质队员。等他刚刚站稳脚跟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听到远处轰隆隆、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随即就像千军万马奔腾的洪水呼啸而至。望着汹涌翻滚的浊浪,他毛骨悚然、魂飞魄散。

“多亏碰到你们,否则我今天肯定遭到灭顶之灾!”刘宗经惊魂未定地念了一句:“差点出师未捷身先死!”

“没事。在野外都会碰到意外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其中的一个地质队员问:“看你模样是探险的?”

“不。”刘宗经毫不避讳地说:“我是来寻找黑斑皇后牡丹的。”

“这东西不好找。好像只是传说,还没有听到有人找到。”

“我是在碰碰运气。”刘宗经又说:“就是因为没人找到就显得珍贵。”

“这倒也是。”地质队员附和着说,“其实我们也是在碰运气。”

“你经验不足一路上得提防一点。”又一个地质队员慎重其事地说:“深山老林到处都有敌人,刚才的洪水就是其中一个,另外还有带刺的植物,蜜蜂的叮咬,锋利的岩石,各类毒蛇的威胁等等。”

“谢谢你们的关照,我已经作了一些准备。”

地质队员和刘宗经同路也去峨眉山。刘宗经很快就和他们熟悉起来、打成一片,一起谈论各自对野外的看法。

其中一位有点年纪的领队,地质队员都管他叫徐老师,他也是上海人,戴着一副眼镜,平易近人没有学究派的傲慢。他一听到刘宗经同样是上海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就热情地插话进来。

才交谈几句,刘宗经觉得他知识渊博而且阅历很广。他看来不仅是一位优秀的地质学家而且对牡丹也颇有造诣。他讲到的诸多关于牡丹的知识,都是刘宗经从未听到过的。

徐老师首先奇怪地问刘宗经:“你为什么要大费周折疲于奔命绕这么大的一个圈子,你完全可以直接去陕西碰碰运气?那里发现黑斑皇后牡丹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刘宗经给出自己的理由:“我并不觉得陕西会有更大的机会。真因为离得很近,我推断洛阳已经有很多人去找过。相反四川甘肃一带气候宜人森林广袤路途险峻,我估计会到那里去找野生牡丹的人不会太多;”又谦虚地问:“不知道我的回答合不合逻辑?”

“但是按照唯物主义发现事物要从它本来面目和历史根源做起的观点,”徐老师用他的专业知识耐心告诉刘宗劲。“我认为你并不完全了解牡丹。据历史考证陕西才是中国野生牡丹种类最多、分布最广、资源最丰富的省份。早在1910年,美国科学家普登首次在陕西的延安和太白山发现野生牡丹,并采集标本存放于美国哈佛大学阿诺德树木园标本馆。后来证明,该标本分别是我国珍贵的野生矮牡丹和太白山紫斑牡丹。”

此言一出,刘宗经大为震惊,虽说出来时做足了功课,但在徐老师面前仍显得十分逊色,大有相见恨晚的 感觉。徐老师给他上了很好的一课,一时动摇了他的计划。不过他是一个一旦下定决心做一件事情就决不会半途而废的人,所以很快就为自己寻找到了一个新的理由:“毕竟徐老师是一个地质学家不是生物学家,即使是生物学家也会有错误的时候,所以必须坚信自己不要冒然改变既定路线。”

“当然我的观点不一定就是完全正确,希望你的看法是正确的。”徐老师见改变不了刘宗经的计划也不想让他扫兴,又问:“你怎么会选择这样一条道路?”

刘宗经苦笑了一下,意味深长地说:“我们这一代人在政治裹挟下没有权利选择道路只有宿命的安排。”

徐老师含笑点点头不再追问,最后除了几点中肯的建议外,也和其他劝刘宗经的人一样,消极地表示,“这确实是一件费时费力、成功的概率微乎其微的事情。”

刘宗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劝告,说:“如果不能成功就当是一次修行吧。”

刘宗经和地质队员幸好还能骑上一段路毛驴,但是最后只能沿着起伏不平的羊肠小道徒步进入深山。

地质队员十分乐观,一路上不时会引吭高歌来鼓动士气。

所谓徒步,其实是和不断的攀爬结合在一起。裸露的山石布满了苔藓,稍不留神就脚底打滑,所以每走一步都得非常小心。

地质队员装备精良,攀爬能力娴熟。刘宗劲和他们相比不仅落后了许多,而且显得非常狼狈,因为他的两只手很快就沾满了血泡,疼痛难忍。但是地质队员却非常友善,他们言教身传不断鼓励刘宗经前进的速度,同时还向他指出所经过的每一座山所隐藏的危险。

直到半夜才到达目的地。到了那里,刘宗经已经是精疲力竭,然而即使疲惫至极却不能入睡,因为浑身像散了架似的酸痛,身子稍稍一动就会被痛醒。

刘宗劲第二天醒来,地质队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他们不忘給他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祝你一路顺风,早日找到黑斑皇后牡丹。”另外还给他留下他不具备的攀爬器材,让刘宗经深受感动。

和地质队员的这段旅行虽短,但让刘宗劲获益匪浅,并且从中体会到人与人之间最原始的亲密感情。

刘宗经首先作了周密的调查。他详细询问了当地农民,并在向导的带领下,来到天险阻隔人迹罕至的金口河大峡谷。峡谷内壁千仞、崔巍壮丽;峭壁上下怪石林立,鬼斧神工的造型扑面而来。

越往峡谷内深入,他越感到原始森林的出神入化和自己原有浮想联翩的梦境是如此相像。植物层层垂布,生灵自由出没,精湛绝伦的景色美不胜收,自成一派物竞天择生灵共舞的大自然天堂,演绎着生命的顽强和力量。他所到之处都能被抓住眼球:抬头仰望是直冲云霄、遮天蔽日的粗壮云杉树和巍峨的山峰,低头遥看又是一泓清澈见底的湖泊。尤其层峦叠嶂的花岗岩悬崖,一块块巨大岩石被气势磅礴瀑布的条条珠玉缀饰期间,显得更为雄伟壮观。

他坐下来稍作休息,聆听松风水吟的天籁之音,看着野生动物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风采,琢磨奇石怪峰的超凡脱俗,第一次感悟到远离人类深山空谷隐逸的宁静。

叹为观止的大自然治愈了他的伤痛,让他脆弱的神经得以暂时安慰。他似乎忘记了那个充满尘嚣、噪音和纷扰的世间,来到了一个陶渊明所描写的史诗般的世外桃源。在这个权利的真空他找回了纯真回归了自我。没有贵贱、贫富、伟大渺小、歧视自卑之分,无论你是哪个阶层来之哪里只要投入它的怀抱,都会感到心旷神怡。

当他第一次看到一大片在寒风中摇曳的野生牡丹的时候,心情激动得所有疲惫和艰辛都抛在了脑后,甚至他如同遇到久违的亲人希望读懂牡丹的语言。“我并不孤单,”他对着牡丹说,“你们都是我的同伴。在我眼里我和你们情同手足;”还痴情地问,“你们从哪里来又会到哪里去?”。随后他就仔细检查花蕾、采摘标本、土壤取样、然后拍照。

他的热情被彻底点燃,而且充满每个毛孔。为了能尽快找到黑斑皇后牡丹,紧凑的安排已经成了行程的特色。他在四川一连走了好几个地方,即使脚底扎满荆刺也不会退却。日晒雨淋,风餐露宿,翻山越岭,急流险滩,渴了喝一口河水,饿了吃一把树叶,每天走上几十公里都是家常便饭。有时幸运打到一只野鸡或者野兔,用火柴烤一烤,那可是一顿极佳的美餐。

夜幕降临,他便生起一堆篝火,然后搭好账篷,准备一天辛勤劳作后的享受。

搭完帐篷,他或者躺在草地上或者坐在树桩上,静静欣赏幽深的天际以及皓月当空、群星闪烁交相映辉的流光溢彩。

深夜,他熟睡中经常会被野兽的走步声、嚎叫声和在小溪喝水的咕噜声惊醒。虽然已经司空见惯,但并不能扫除心中的恐惧。每次他都会迅速起来,拿好尖刀,随时准备与撞翻账篷的野兽搏斗。只有等所有的声音渐渐消失,他才重新安然入睡。

没有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一切从零开始。因为囊中羞涩所以钱对他来说,显得尤为重要。一路上,只要时间允许,他就帮人干活。他喜欢到饭店找活,那么他就可以把顾客吃剩下来的饭菜带在途中充饥。

野外生活并非都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随时都充满着险恶。迷失方向是经常的事情;甚至有一次因为指南针受到磁场干扰失灵而被困在深山老林。没有了指南针的帮助,寸步难行,那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但是他凭借运用千年不变的办法,看见小溪沿着小溪走看见河流沿着河流走的古训,每次都能成功化险为夷。

一路走来非常顺利,让他感到沾沾自喜:“一个天才的诞生离不开命运的眷顾。”

其实他太乐观了,并不是每一次都能那么幸运,险恶始终如影随形。就在离开都江堰穿越邛崃山去青海的路上,他经历了有生以来最最恶劣的遭遇。

经过长途跋涉,刘宗经来到一个名为黑竹峰的山脚下。这里生活着一个羌族部落。部落的村民非常友善好客。他一到部落,就受到部落首领“释比”的亲自接见,并且用羌族特有的礼节款待了他;让他大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交谈中,部落村民似乎听到过关于黑斑皇后牡丹的传说,所以他一说起寻找黑斑皇后牡丹,村民便给他出了很多主意,但是他们一致提醒他千万别去翻越黑竹峰。他问他们为什么?其中一个长者神秘莫测地告诉他:“这是一片妖魔鬼怪出没的凶土,莽莽山峰充满黑风恶气蕴藏着不可测的神奇。很多人包括考古队员、部队战士都是有去无回或者因此丧命。即使侥幸生还的,从此也不敢再进去了。”

接着大家七嘴八舌、连编累牍将关于鬼怪的传闻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番,不免让人感到阵阵毛骨悚然。但是他们说明不了其中究竟是什么原因,只能说这绝非偶然现象,是神的力量。

听起来神乎其神不可思议,但是刘宗经却觉得是子虚乌有无稽之谈,笑了笑回答:“这种事情好像不大可能吧?你们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

“无风不起浪。”一个年纪稍大的部落老者说:“不管你相信不相信,这可都是我们之中有人亲眼看见的。”

部落村民的话不但没有吓退刘宗经,反而触动了他敏锐的神经。在他看来这应该是一个吉祥:因为越是没人敢去的神奇地方就越充满期待,就越有可能找到神奇的黑斑皇后牡丹!所以他更坚定了信心:必须去翻越黑竹峰!

部落村民见自己的金玉良言劝不住刘宗经,便给了他很多如何规避灾难的经验之谈。而且临走的前一天晚上,“释比”还组织部落所有成员围着篝火跳起羊皮鼓舞,为他第二天上黑竹峰驱魔避邪祈求平安。跳舞的时候,大家沿着反时针方向转圈而跳,其中领舞者头戴金丝猴皮帽,左肩扛一根神棍,右手执一只响盘铜铃,其他表演者身穿羊皮褂,手执羊皮鼓,大家以鼓声、铃声两种不同音响的有机交融为主的旋律作为伴奏。舞蹈随着人的情绪变化而不断转换,每一舞步都具有粗犷、虔诚之特点。鼓铃声时而稳健优美,时而欢快跳跃,时而铿锵热烈,其节奏清晰而和谐,极富鼓动性和感召力。

第二天,刘宗经背上背包准备启程上路,部落村民又相继给他送来逃生的器具和腌制的腊肉。部落“释比”还赠送了他一根用来打草惊蛇和敲击传递信息索拨棍。看着这些热心的羌族村民,刘宗经不胜感激之至,但不知道如何回馈他们?唯一就是捏紧拳头,大声说:“相信我,一定会把黑斑皇后牡丹找回来!到那时候再说!”说完依依不舍和部落村民一一握手作别。虽说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是每一秒钟都充满诚挚,让他由衷爱上了这个部落,不是急着要去找黑斑皇后牡丹,他肯定还会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太阳和煦宜人,早晨的天空一碧如洗。路边的兰花掩映在点滴嫩绿之中;土层中露出来的光秃秃的花岗岩上面覆盖着朵朵金樱子,边上还围绕着淡黄色的旱金莲。他站在高处向远处眺望,那些树木茂盛的山丘上,山茱萸盛开着晶莹的白花,宛如绿叶上滞留的残雪;海棠树也已经含苞待放,竞相从嫩白变成粉红。随即吹来的徐徐微风充满着清香,天地万物因此变得甜美可口。

刘宗经刚踏上黑竹峰,又被眼前起伏的云涛雾海和苍劲有力的松柏所震慑,而且耳朵里还听到的树枝碰擦的飒飒声,脚下的枯松针就像踩在地毯一样,这样的组合好比是坐在剧院里欣赏着一幕优秀的音乐剧。所以他觉得心情好极了,早就把羌族村民的劝诫丢在脑后。

可是山间的气候瞬息万变,当他差不多到了山顶的时候,无担一身轻的感觉冷不防遭到大杀风景,转眼迎面就看见一团雾气滚滚而来,很快雾海奔潮就把他团团围住;更糟糕的是雾团越来越浓,周边的山峦也渐渐被密布的阴云笼罩,原先出神入化的奇峰却成了一头头暴戾的野兽,令人胆战心惊;紧接着一阵悚然的山风吹过,便浓云蔽日山峰压顶伸手不见五指,除了潮湿的雾气冷飕飕地刺痛着脸面之外就感到胸闷气短。他的心立即悬了起来,问自己:“是不是真如村民所说的,遇到了恶风黑气?”

他设法冷静下来,但是风诡云谲变幻莫测让他无法做到,同时还时不时传来阵阵阴森森的吼叫,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正在向他靠近。突然,他隐隐约约看见一条巨大、身披盔甲的褐色蛟龙。它圆眼金睛面目狰狞,一伸一曲、张牙舞爪地蜿蜒腾跃,瞬间就来到头顶,变成一个庞然大物;口吐烈焰喷出一个个火球;龙头扶摇直上又往下直窜,引力所产生的龙卷风狂啸怒号,摧枯拉朽,雾团被搅得天翻地覆犹如海洋里波涛汹涌的巨浪。

望着史无前例的奇观,他浑身都起了毛并感到诧异:“这不是做梦吧。。。。。。肯定不是做梦。。。。。。哪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如果用天文学方法解释为海市蜃楼现象,哪么吼声又是哪里来的?如果用物理方法生物方法去解释就更毫无意义,哪是不是唯有用宗教教义才能作出解释?”这些折磨着他的疑问他无法用自己的能力来证明是否确有其事。“哪是不是自己侵犯了蛟龙的领地?触动了它的淫威?”他不得不屈服神话中的描写,立即意识到潜藏在自己身边的巨大危险,“我不能蛮干,我没有力量与神仙抗衡更没有力量去击退它!”惶惶不可终日的恐惧如同泰山压顶倏地死死抓住了他的每一条神经,驱策他必须赶快离开,赶快离开!他设法冲出雾团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可是他睁大眼睛拼命搜寻,却找不到任何路标能指引他走出迷津。走了半天,发现自己一直在孤零零地原地打转。蓦地,一阵疾风劲扫,使得充斥在天空的雾团扎堆发展成一片黑压压的雷雨云,而且雷雨云互相追逐、咆哮,犹如一群形态各异呲牙咧嘴的妖魔鬼怪。他刚打了个寒噤,就感到一个巨大的漩涡像铁圈一样扣住了整个身体,而且越旋越紧;突然不知什么东西从雷雨云中伸出手来使劲扯他的衣领、身上的背包,使他脚底打滑觉得软绵绵的,像似踩在流沙上面,头昏目眩、左右摇晃、重心不稳。他不由得大声嘶叫了起来:“你是谁?为什么要扯我的衣服和背包!请你马上放手!”还没说完,他就感到一阵晕眩,接着天旋地转连翻了几个跟斗,仿佛置身于狂飙之中。他如梦初醒,明白自己正在以秒计算向深渊**。死亡的阴影瞬间笼罩着他。他本能地挥动手臂想捕捉一个有力的抓手,可是视线混沌、模糊不清,抓到的只是空气和雾水。“我算死定了!”他脑子里纷纷乱乱,唯一能想的就是祈求如来佛来救他一命。突然他看见远处呈现一道独出异表的亮光,原来是神奇的佛光,结果他不愧是佛教圣地的远道来客,得到佛主的造化,命大福大,千钧一发之间,发生了神奇之极的一幕,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我来救你!”刹那被峭壁缝隙长出的一棵古松挡住得以幸存。

虽说脱离了凶土,但仍命悬一线。他惊魂未定,奋力攀爬到了树杈,暂时得到一丝喘息机会;可是向下望便是万丈深渊,看一看都觉得头昏眼花;稍微一动树枝就摇摇欲坠发出断裂的声响令人毛骨悚然,死亡随时可能降临。

他环顾四周,意外地看到一线生机:在相隔一个身子距离的幽暗处,有一块凸出而较为平坦的岩石,立即转忧为喜:“这是一个避难所,那里可以得到庇护。”但是要想过去,只有一条非常狭窄只有动物才能攀爬的道路。

看看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却比登天还难,稍有闪失便粉身碎骨。他心里没底,又被卷土重来的恐惧攫住,但他必须过去。他先把背包索拨棍扔了过去,然后连续作了几次深呼吸壮了壮胆才像走钢丝一样身体贴住峭壁脚踩在凸起的残岩手指卡在石缝里开始小心翼翼地移动脚步,每次移动整个心都悬浮在半空,一个小小的风吹草动都足以让他脊梁发颤;经过这险象环生、令人窒息的一刻,他总算成功到达对面,这时候已是浸透了一身的冷汗。但是让他惊讶地发现:凹陷处还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岩石后面竟然有一个洞穴!。他用索拨棍作为杠杆撬走岩石。岩石掉下去发出巨大的回响足足有好几秒钟,可见渊底之深!洞穴可容纳一个人坐下,更意外的是里面石缝中不仅有细细滴水,而且还有不少鸟蛋,这给他重获新生带来极大希望。

他有了立足之地,便开始抓紧时间尝试各种自救方法,但仰面望着几乎垂直、光滑如洗、直插云霄的凌空绝壁,心里就凉了半截:倘若要用自己的力量获得自由几乎为零。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营救。

既然有鸟蛋就有可能有鸟回巢。果然,到了傍晚飞来两只大鸟。刘宗经飞速一手各抓住一只,把它们杀了;内脏和未消化的食物都舍不得扔掉。

等待救援的日子是如此揪心。白天,他听到上面稍有一点响声就大叫“救命”,但即使叫破嗓子也没有人答应;到了晚上就在洞穴里迷迷糊糊睡上一觉,高处不胜寒,一夜要冻醒几次。如果没有学会遇到危机如何调整自己是很难坚持下来的。

但是连续数日的淫雨霏霏加深了他的烦躁不安以及与世隔绝举目无亲的孤独感,连喘口气打个盹都觉得是笼罩在死亡阴影之中。

他有点挺不住了,不断咒骂自己:“该死的!我死定了!”晚上抬头望着冷漠的星星,也会一声声叹息:“有家的感觉多好!为什么有好日子不过?要作出冒然轻率之举,在这里等死?”

为了能多活一天,他抛开尊严以求生存像野人一样吃掉鸟的内脏和未消化的食物,完了,再吃鸟和鸟蛋;最后就靠着少量的干粮和树叶掺杂在一起勉强维持着生命所需。

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能填饱肚子的越来越少,一站起来就感到轻飘飘的,和一具僵尸没有什么两样。孤立无援的境地让他心灰意冷,对能继续活着摆脱困境不再抱有希望,因为会经过头顶上面这条崎岖小道的人几乎为零,就算有也不可能会发现下面有人。他开始每天给家里、姑妈和姑父写着遗书;表明自己是多么的爱他们!希望他们有朝一日看见这些遗书能宽恕他给他一个正确的评价。但是一想到再也见不到家人,尤其是姑妈委婉的眼神,心中就隐隐作痛。

他不再祈求会有佛祖保佑,开始用分秒计算着自己的生命。

但是一天早晨,他睡梦中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醒来一看身边有一只受伤的信鸽。他抓住它本想也杀掉它,这样至少还可以让自己多活几天。可是他又可怜起这个小家伙:“和自己一样浪迹天涯,它的主人一定会很着急。”他不准备杀死它:“也许它真能为我带来最后的希望。”他把治伤的药涂在它的伤口并包扎起来,同时拿出自己不多的干粮喂给它吃。

几天以后小家伙恢复了健康。他用笔和纸写下大致情况和自己所处的位置,希望看到信的人能来及时救他,并许诺一定给于肝胆回报。他写完信后小心翼翼地把信缚在信鸽的腿上,然后双手托起将它放飞天空;望着它越飞越高,他很羡慕:“如果自己也有一双这样的翅膀那该多好!”信鸽在天空盘旋了一圈,便朝着远方展翅飞去。

期待终于有了结果。就这样又过了两天,他兴奋地听到头顶上一个洪亮的叫声“下面有人吗?”

他有气无力地仰起头用两手做成圆圈放在嘴边竭尽全力叫喊:“有人的,请赶快救救我!”可是声音弱得连自己都听不清楚,于是他拿起索拨棍拼命敲击岩石,一声两声。。。。。。终于看见从头顶下来一根绳索。。。。。。

原来当地一位老农老来得子生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但是很可惜她刚到童年就得了一种怪病。老农带她四处求医,医生个个都摇头认为她不久于人世。为了让这个小女孩在这短暂的生命里忘记病痛,老农花钱买了一只信鸽,让它和女儿作伴。小女孩有了信鸽的陪伴不再孤独,也忘记了病痛。她每天早晨将它放飞出去,晚上回来就对着它说话唱歌。可想而知那几天信鸽不回来的日子里,小女孩所深受多重的打击?老农也因此急得四处寻找。可是当信鸽又重新飞了回来,小女孩不仅惊喜万分,而且当她发现还有一封求救信时候,立即恳求爸爸:“他救了我的鸽子你能不能帮我赶快去救他?”老农目不识丁拿着信上所提供的地址请求村民帮助,村民一看是黑竹峰都吓得直摇头。老农只能又求助于正在施工的铁道兵战士。铁道兵战士才不管什么黑竹峰白竹峰,毫不懈怠立即带上军用地图营救器具火速赶到出事地点。就这样刘宗经才成功死里逃生。

言必行,行必果。刘宗经和老农一起来到他家里看望小女孩。家里昏暗,家徒四壁。小女孩面色苍白却长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一见到刘宗经听到他的来历,就高兴得手舞足蹈,拍着小手叫个不停:“奇迹,真是奇迹!”

“你可以称得上是我从天而降的救世主!”刘宗经的声音里充满了深深的感激。

“如果我是救世主,我还会死吗?”小女孩睁大眼睛询问。

“你不会死。我会想办法救你。”

刘宗经仔细检查了她的身体;凭经验对老农说:“她不是什么怪病,到上海、北京的大医院完全能治好。”临走时,他把身上所带的大部分钱都交给老农,并留下几句宽心的话:“先买点营养品给她补补身体。我就去想办法筹钱,一旦有了钱,我会马上回来。你就等我的消息。”

小女孩的病情不能再拖延。即使自己没有经济保障也必须首先履行自己的诺言,因为让一个救命恩人空抱幻想是很不应该的。所以他从老农家里出来,一路行色匆匆不断打听哪里有赚快钱的地方。

他一连打听了几个人,其中有一个人告诉他:“经过前面一个小镇和一遍荒漠就是国境线,你有胆量的话穿过国境线就有一个规模不大的金矿,那里可以碰碰运气!”一听说是金矿,他为之一振,满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信念去闯一闯!但是殊不知还有更多未曾想到的难题正等待着考验他。

洛阳牡丹花

洛阳牡丹花

  • 评分:5
  • 简述:官场沉浮
  • 字数:125510
  • 作者:谈震华

洛阳牡丹花的简介:刘宗经因为命运的不公…

Copyright © 2010-2018 茂多晶小说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网站地图